2017年10月24日 农历十月初五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侨界人物
侨界人物
港人杜成国:北京卖巨宅 巨资捐母校
侨界人物 | 发布时间:2013-05-30 10:15:00 浏览:4224 次

 (编者按:“如果当初没有陈嘉庚创办集美学校,就没有我的今天。”杜成国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杜成国不但是集美校友的骄傲、也是我们侨生的骄傲。杜成国校友50年代曾为厦门《鹭风报》提供许多新闻照片,积极宣传报道回国读书的华侨学生的学习生活状况及生活工作在厦门的华侨情况,在侨报、侨刊、侨讯留下了他的许多笔墨和新闻照片。2010年编者在整理资料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厦门《鹭风报》中,发现不少杜成国校友的杰作,并将原版赠送给他,并在香港期间,编者特意到维多利亚公园拜访这位老校友,他还是那样以不平凡的举动、无私的奉献……那就是受到爱国侨领陈嘉庚的影响。)

中评社香港2011年1月21日电(记者:王平 刘晓丹)杜成国是一位定居香港的72岁归侨,他曾拥有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内的四合院,用一句时髦的话形容,就是“具备投资移民美国的身价”。然而,他却每天吃简易盒饭,在公园为人拍照谋生。去年,他卖掉北京的四合院,转手把巨资捐给了母校,自己却坚持每天省吃俭用,没过上一天奢侈生活。
  在世人眼中,他或许是一个异数。其实,他只是一个平凡人。为什么无私奉献?为什么坚持勤俭节约?答案或许要拉开时间跨度才能寻得到--中国老一辈教育家播下的种子,如今开花结果了。
  故事得从著名爱国侨领陈嘉庚说起。陈嘉庚年轻时闯南洋,成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著名华人企业家。他后来回到祖国,用毕生热诚为国兴学育才,获毛泽东称赞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他曾说:“教育是千秋万代的事业,是提高国民文化水平的根本措施,不管什么时候都需要。”他不惜倾资办学,自己却一生勤俭,用了十多年的破布伞和用破瓷杯做的烛台都不舍得扔:“该用的钱几千几万都得花,不该用的一分钱也不能浪费。”这就是陈嘉庚的理财哲学。他一生所捐献的教育经费,总值在1000万元以上,相当于他拥有的全部不动产。
  位于厦门的“集美学村”是陈嘉庚于1913年一手创办和资助的学府,它规模宏大,具有由学前教育至高等专科教育的完整教育体系,近百年来为国家孕育无数英才。1953年,杜成国有幸成为集美的莘莘学子之一。集美给了他惠及一生的身心洗礼,他也献给了集美自己力所能及的回报。
  杜成国原为印尼华侨,新中国成立之后,他抱着拳拳爱国之心,毅然离开父母、离开印尼的家,回到祖国。据统计,新中国成立的五年间,各行各业的归国华侨华人近18万人,杜成国就是其中之一。那一年,他才13岁。
  回顾当年,杜成国感慨地说,那个年代的归国华侨跟当今的“海归”不可同日而语。如今的“海归”都是天之骄子、处处逢源。而50年代的归国华侨都是抱着建设新中国的无限激情回到他们所向往的祖国的。“解放军的天是明朗的天...”说着说着,他油然唱起了一首老掉牙的革命歌曲,似乎又回到了自己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日子。
  经过香港九龙,抵达厦门,杜成国成为集美中学的侨生,他一生中最美好的6年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在集美,师生关系融洽,校长还专门成立“侨生辅导组”,帮助侨生安心学习、健康成长。1954年,他因阑尾炎入院开刀,幸好有校长亲自看望和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照料,才让这个远离父母的孩子免去孤独之感和思念之苦。
  “集美的老师之所以受到尊敬,因为他们跟学生‘以心交心’。”杜成国称母校为“哺育我成长的摇篮”,对老师们的关爱赞为“不是家长,胜似家长”。至今,他仍怀念那个温馨的大家庭,始终惦念母校的发展,并在自己稍有财力的时候,就尽己所能倾资助学,回馈母校。
  集美中学有个摄影兴趣小组,当年杜成国是小组最活跃的学生。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他培养决定他后半生的兴趣爱好。毕业后不久的1964年,他进入中新社成为一名专业摄影记者,一干就是30年。
  在那不堪回首的日子里,杜成国跟许多中国人一样经历了坎坷和磨难。“文革”期间,他被两次抄家、下放农场,在万人陪斗会上被拉去陪斗。
  后来国家对归国华侨实行“来去自由”的政策,他于1990年获准赴港定居,却发现资本主义社会的日子也不好过。离京赴港时,他寄宿亲戚家中。为了糊口,做过停车场看更、保险、传销、服装生意,皆不如意。几年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份自认为“无压力、无拘无束、可以广交朋友,又有不错收入”的工作--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为印尼女佣拍照--他又拿起了至爱的相机。
  谁知,命运还要再捉弄他一回。2002年,杜成国遭香港康文署票控,指他未经批准在游乐场所提供照相服务。幸好法官同情他的遭遇,轻判罚款250元了事,算是有惊无险。不过,此事也引起媒体的关注,在舆论压力下,康文署最终同意艺人在公园及各景点从事摄影服务。杜成国不仅“维权”获得胜利,也惠及许多本地以摄影维生的同行。
  杜成国现在仍然风雨无阻地每天到维多利亚公园的地摊上班。他虽已年逾七旬,却懂得与时俱进。数码相机的普及致使拍照生意收入大减,他就想到了新招,转型提供照片合成服务,目标人群仍然是印尼女工。他每周跑一次深圳,拿着客户的照片,度身制作成挂历或写真。这个小本生意,不仅给他赚来生活开支,还给他带来点艳福,让他认识了比他小40多岁的现任妻子。
  夫妻二人现在共同经营这个小地摊,过着节俭的日子。每天早上喝杯咖啡咬个面包,中午在超级市场买个简易餐盒,晚上则在快餐店买一份晚餐分着吃。他拒绝奢侈慵懒,不喜欢贪图享受,他选择过欢勤俭节约的生活。他告诉记者,这是中国人的良好传统。
  听上去像是挺苦日子,谁又能相信杜成国竟是个千万富翁呢?随着北京房价不断飙升,他那座早年置下的位于北京交道口的350平方米四合院,已经是价值不菲了。2003年,他曾立下遗嘱,决定将那套四合院房产捐赠给集美中学。不过,得知集美即将建设高中部,他提前“兑现”了遗嘱。去年,他卖了北京的四合院,钱还没捂热,就一下拿出300万捐给母校。这还不够,他还在筹划如何把剩下的钱用在“刀口”上,目前的构思是投资一部音乐剧,弘扬“嘉庚精神”。
  “如果当初没有陈嘉庚创办集美学校,就没有我的今天。”杜成国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当别人称赞他饮水思源、知恩图报的时候,他并不以为然,但是当别人赞赏他是“陈嘉庚光辉精神的折光”时,他就感到万分自豪。老一辈教育家的言传身教,让他从小就有了教育是千秋万世的事业之信念,并坚持一生。
  杜成国是爱的教育的果实。他以不平凡的举动、无私的奉献,再次播下了种子,把“嘉庚精神”的接力棒传递给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