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农历十一月廿六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
泰国归侨黄镇成“口述历史”-工作、做人都问心无愧
口述历史 | 发布时间:2013-05-30 18:35:00 浏览:3955 次
 时间:2006年8月24日
  地点:厦门市中山路444号3楼“归侨之家”
  参与者:林太原、青云、魏静思
  记录、整理:魏静思



坚决要回国
  我叫黄镇成,1933年出生于泰国曼谷,祖籍广东潮汕。祖辈们都是做苦力出身的,文化水平都不高。我在华人办的翠英小学里读了三年书,13岁后便开始在舅舅的店里打工了。生活不是很富裕,倒也平平顺顺,无甚波折。
我为什么会想到回国呢?1946年以后,泰国的华文报纸上开始大量报道祖国怎样搞革命、怎么搞建设、怎么搞抗日战争的情况,每个在国外的华人都热血沸腾,都希望能够回去,去亲身感受一下那种激情,为祖国贡献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但真正对我有触动的是1951年抗美援朝后在大众书店买到的那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从这本书中了解到祖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处境是多么孤立,书上面号召海外的华人华侨要尽己所能从道义上、从物质上支持祖国建设。我看完后非常激动,决定响应号召。
但鉴于自己的中文水平有限,我便决定再学中文。但当时的情况是,华人的政治地位虽然提高了,但在当时国际环境下,泰国政府封闭了中文学校。这政策真的是非常厉害,像我们这一辈的中文就不好,但到我的侄女一辈中文就一点都不懂了。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一些有识之士便开办了夜校,教授中文。即使这样还是有非常多的限制,例如只能按教材授课,不能讲任何有关红色革命或中国大陆的一切政事,而且学习中文的时间每天也不能超过两小时。
  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家人说了以后,长辈们都劝我不要回去,说回去很苦的,是要吃稀饭配咸菜的。当时媒体上也在议论纷纷,一些报纸甚至因为发表激进言论而被泰国政府封掉,还把那些记者当作政治犯关了起来。我的夜校老师也劝我不要回去,他说既然回去有那么多的条件限制,况且在海外还有几百万的侨胞,就不要回去在这边扎根最好,那么麻烦回去干嘛!这样一来,我也就决定不回了。但是1953年10月23日,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去送朋友回国,发现那个力劝自己不要回国的夜校老师正在把行李一件一件往船上装,我顿时觉得受骗了,便马上跑回家,收拾行李,决定回国。家人实在拗不过我,只好帮我办手续,但还是留了很大的余地给我——买了双程票,希望我还能回来,我当然是坚持不要,因为当时我认为我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而且我也是绝对不会后悔的。


  归国努力工作
  1953年11月13号回国,到达汕头。整个回来的过程很罗嗦很周折,别人一个星期到的我们跑了整整十三天,因为我们的船——“美福号”在途中遇到台风,差一点儿翻了船。而且这条船是货船,一层一层坐了好几千人,男男女女都睡在一起,我在底层,空气十分污浊。台风来时,整条船都在晃,满船的风,满船的雨,途中有许多老者实在受不了这种颠簸死在了归途中,到达汕头的时候好多人接到的都是亲人的尸体。真的是非常辛苦!但我们也都没有气馁,因为一心想着赶紧回国,所以所有的苦都是小菜一碟啦。
1954年7月我参加了广东省的统一考试,考到了集美侨校。但因为小学只上了三年,中文课勉强还可以应付,数学就一窍不通了。于是我加倍努力地学习,在1957年初中毕业时所有课程都达到合格。1958年大跃进开始,我积极响应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号召,报名参加大跃进建设。被安排到中寨盐场建海堤,挑沙挑土虽然非常辛苦,但因为我已经做好不怕苦不怕累的心理准备,干的还算不错,几个月后,便被调到松屿水泵站,领导其他人继续大干苦干。我们当时就住在当地农民的家里,生活条件非常艰困,但归侨们表现的都非常出色,没人叫苦叫累,都坚持了下来。后来又被调到马珑测量队工作,在那里工作了两年,被任命为领导。这一路走来,辛苦是辛苦,也是一样的平顺。
1962年由于压缩机构精简部门,我被下放,从领导降为工人,搞勤杂工作。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我懂当时的劳工政策,而且当时政府的负担非常重,打算把所有在农村的工厂一刀砍掉,来改变当时那种尾大难掉的情况。但是,当时有个规定说归侨职工不作为精简对象,我很疑惑便写了一个报告问为什么把自己精简掉,领导说没有把你精简掉啊,你还在这里工作啊。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无奈我只好继续工作,但我更加努力了,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工作,在同事们都还没有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又因为当时马垅购物非常不方便,我还要负担起到杏林采购的工作,糖啊生活用品啊,每天两次,都是我一人搞定的。还有从银行提款往银行存款这些本应该是出纳做的事情我也包了,因为我既然每天都奔波,那就顺便做这些事情吧,还能减轻他们来回奔波的辛苦,何乐而不为呢。有时候夏天的太阳比较大,事情还是要做,在马垅那几年,我每年都中暑,中暑了就刮痧,刮痧就好了。辛苦是辛苦,但刮痧给我带来了很多好处,久病成医嘛,我也学会了刮痧。左邻右里自家小孩谁有毛病我都可以帮他们解决。后来退休了还在老年大学念了四十多年的推拿按摩,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庭保健医生。也算给我的老年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
因为那几年积极的工作,我被厦门市政府评为通讯员积极分子、学雷锋积极分子、厦门市五号青年和五九年抗击台风积极分子。到现在还令我很骄傲的事,我当时学“毛著”学得非常认真,《毛主席语录》等共产党的著作,我都能倒背如流。
1965年7月入党,我自己真的非常幸运,好多归侨想入党都不被允许。随后就又被提拔上来当干部,在接着就是文革爆发,当时有规定说要把全国各地思想品质比较好的归侨集中起来进行理论思想培训,我也是这其中之一。我当时被安排在南京军区生活条件还算比较好的,我们这些华侨们当时住在一些老别墅里,想吸烟或想吃什么东西也都有人专门去买,虽然和家人不能见面,但不管怎么说,总算躲过了文革的迫害。文革结束后,我继续在盐场工作,依然是平平顺顺,没有什么大的波折。在接着就是改革开放了,当时我们厂里一些思想先进的工人想下海,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像我们这些过过苦日子的人,做事情都讲求从实际出发,只要在国家政策允许的范围之内,还是要让大家尽量取得最大的利益为好,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后来这些工人中有几个赚了大钱,在我退休之后,还把我高工资反聘到自己的厂里以示报答。真的是很欣慰!


艰难的回泰之路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想过要回泰国,但是这在改革开放之前组织上是绝对不允许的,而且手续也是非常麻烦的,需要转到香港或澳门才能进泰国。好多华侨为了离开不惜一切代价,有的甚至被抓进监狱。看到当时有好多朋友都想尽办法要回去,我也很犹疑,便去问过我的一个好朋友,虽然没有正面说到走,只说你看张三走了李四也走了,我们怎么办?我的朋友义正词严地把毛主席当年送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一句话送给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听到朋友这么坚决地说,我也就打消了走的念头。后来呀,这位朋友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1979年,他突然决定回泰国了,我听到这个消息,便寄了两百块钱给朋友,因为当时大家经济都比较困难,而且买飞机票必须要买双程的,不买双程的不让出去,而双程的需要五百块钱,我这个朋友是一下子绝对拿不出那么多钱的。后来这个朋友便没有再回来,留在了泰国。我一直认为,当官需要机会,发财需要机会,出国也是需要机会的,错过了就很难再遇到!可是这一错过,就到了1983年。
  当时,我为了出国,办手续用了足足一年的时间,一直到1985年7月才批下来,本打算全家人一起回泰国的,看到限制如此多,我便决定只带儿子回去,而这次几十年后的第一次回归对我的震动是相当的大。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印象,当时泰国真的是相当发达,公路四通八达,甚至还有许多立交桥,好多亲戚们都是开着汽车来看我的,和国内相比真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购物饮食都比国内好好多倍,资讯也是相当便捷。我们在泰国那几天印象最深的就是吃得好,在国内哪有这么充裕丰富的食物供我们挑选呐!我思索了很久,便决定让儿子留下来学习,最好以后也能在这边工作。
  后来,我便一个人回国了,儿子在泰国留了几年,最后也回国了。现在我虽然没能呆在泰国,但还是积极地致力于有关中泰友好的事情。像我们厦门市泰国归侨联谊会的一些老归侨们,自发的组织学习泰语,为了能更好的与泰国亲人们沟通,同时能为中泰两国的友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